海陆风大漂流 第二章 奇遇

海陆风大漂流 第二章 奇遇,现代的漠月在这小石室,住了好些年了,所以进来后,被曾经熟悉这环境的记忆所误导,就向里走去,想找点水喝。记忆中,里面有个仙泉。

据二十一世纪未《海陆丰人物志》《漠月外传 江湖郎中 外一篇(残章)》记载:

有一郎中,居于岛中一巨石,形似小屋,可纳数人,清凉异常,内有地道,深不可测。传有仙泉出,调制鸦片,其味无穷;用以煎药,则百病可除;用以洗脸,则红颜常驻;彻茶常饮,则万寿无疆… …这个郎中就指漠月了。

没想脚下却多了层台阶,给拌了一下,要知道,现代的龟龄岛的小石室可没这样的台阶。

漠月穿越过来后本来身子有点虚弱,还没恢复过来。结果只好被摔倒在地,而划破了手指,掉下几滴血,刚好滴到了一枚玄铁戒指上。

这戒指不知在土里埋了多少岁月,都锈迹斑斑了。此戒几乎和地板上的泥土一般颜色又平于地面,没有缝隙。如若不是这几滴血,根本不可能被发现。

当血流进戒指那会儿,仙泉戒竟然把血给吸了进去,接着从土里冒了出来,锈迹尽脱。接着茜光一闪,萤光照亮了整个小石屋,漠月受光线刺激,有点玄晕,不自觉的闭了下眼。

当漠月再次睁开眼,只是这一瞬间,却发现人又在另外一处地方了,放眼望去,是一个半岛隔出了两边海域。

东海,波涛不绝、巨浪排空、奔腾浩荡、势不可挡;西海,风平浪静、微波荡漾、恬静宜人、涟漪不起。此时,那高悬着的月亮却是银色的。

等等,这怎么回事,这不是月亮湾吗?(也就是现代说的红海湾了)怎么又到这里了,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不会又穿一次吧。

漠月正在诧异中,没想听到后面传了来一个稚嫩童音,糯米糍般的甜得黏人了。

“主人,终于等到你来了。”

漠月闻声而转过身才发现,前面有个吊脚楼。

(这种房舍是渔家到陆地生活时,在地面打上木桩,然后将原先的瓯船房屋船架于其上作为房屋,或是在木桩上铺设木板建设房屋,其内部空间非常狭小,这种房屋被称为“四脚楼”或“提脚房”。)

然后从这楼房里跑出来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屁孩。有着银色的长发,微卷,就象百合花里的蓓蕾,亦如芭比布娃娃。径直奔向漠月而来。

而漠月还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,她已经扑到漠月身上,双手挂在他脖子上,小脸在漠月脸上蹭了蹭。

回过神来的漠月把她提放到地上,问:“主人?这是什么意思呢?这是几个意思呢?”

“哦,原来主人还不知道呀,主人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仙泉戒指里面的空间。也就是修真之人所说的随身独立空间。”

那菇凉看着漠月惊奇的眼神,糯米糍般的声音连续说着:“主人你的血滴进这仙泉戒指了,所以这戒指自然就认您为主了,我就是戒灵。林默姐姐走后,我就一直在这里。自然而然您就是我的主人。”

“等等,小屁孩,你说的林默姐姐,就是被人们称为妈祖的那个吗?”漠月打断了小女孩的话问道。

“是的,当年林姐姐修真达到神衹时,到了九重天外的神界。又不能带上我,就把我的封印在这仙泉戒里,守候着这里。说是以后会碰到另一个有缘人来解开我的封印的。终于等到您来了。”

漠月也曾看过不少的穿越小说、玄幻小说、电视剧等。原本以为小说而已,娱乐打发时间的,却怎么也没想到原来这神奇的种种会出现在自己身上。猜想大部分小说都提过神识这东东,估计就是人的意识吧,或意念。

所以试了一下,意念一动果然出了空间,到了石室里,小山羊还在,这应该一是传说中的神兽了。

现代的龟龄岛上也是有不少野山羊,原来真有这么一个存在呀。如果你到岛上,难怪渔民都会介绍说,树林中的山羊,它们是属于保护神———妈祖的。

而仙泉戒指也戴在了漠月食指上。于是意念一动,又进了空间,好吧,这种感觉不错。

看到漠月进来,那小女孩又扑了过来,挂于他脖子上。

“主人,您还没给我取名呢!”

“哦,那叫小屁孩吧?!大叔感觉满好的呀!对了,以后别叫我主人了,就喊我大叔好了。”,虽现在看起来,漠月是十七八,但之前在现代可差不多三十了,所以大叔这个称呼还是感觉不错的。

“大叔,人家不喜欢小屁孩这名字呢!”

看着眼前这可爱呆萌呆萌的小女孩,她那渴望的眼神,漠月就不再逗她了,因来到岛上第一个看到的是羊,漠月能想到的就是,美羊羊,暧羊羊了,于是说:“那就叫软绵绵吧,算了,短点叫绵绵。”一缕怪异的微笑印在漠月那刀削般的薄唇上,软绵绵,就喜欢这种感觉,灰太狼呀,真有起名天份哦。

之后,绵绵介绍了这个空间,上任主人是林默姐姐。西边那湖般平静的海里全是灵水,可不是海水,对修炼疗伤是很有帮助的。

而沿沙滩种植全是灵果树,再指着四脚楼前面那一大片种的是各种种种药材,是炼丹用的。作为现代医者,漠月对中草药很是熟悉,太辣眼睛了,竟然都是几百年上千年,甚至年代更久远的药材。

漠月再往小楼后面望去,入眼之处青山环绕,四周皆是郁郁葱葱的树木,前方山顶泄下一道小瀑布,飞珠溅玉,水声隐隐。清澈的水流沿着山势层层而下,斗折蛇行,蜿蜒而来注入东海。

最后, 绵绵拉着漠月上了楼房。

未完待续…

新海陆风大漂流 文/漠月

Written By

漠月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