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是尝过“北京填鸭”的人,大都知道肥嫩的鸭肉和脆皮,是包在一块烘熟了的面饼中,再加一甜酱,青萝葡,葱白等持以进食的。这块包在外面的面片儿,形似饼状,但比任何的饼都薄,因而顺理成章的,就有人称它为“薄饼”。但这种薄饼比起海陆丰的薄饼来,它的“薄”就全说不上了。大约海陆丰薄饼要十张合起来的厚度,才相等于包填鸭的薄饼一张。换句话说:海陆丰薄饼的薄度,只及北京薄饼的十分之一而已。

各处的薄饼也都是用面作原料的,本身除了面香外,食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,它的作用主要仍是作为包扎一些三鲜之类的配料,食法一般和“北京填鸭”差不多,不过它的馅,一般都离不开猪肉丝、虾仁、香菰丝、荀丝、芽菜、葱白等。更为考究的,当然可以加上鸡丝之类了。食时先把配料脍切炒熟调好味道,再用椒酱、梅酱、甜酱等涂在做好的薄饼上,铺上馅,把它包成长方形,蔌折卷成圆卷,即可以进食了。食薄饼在陆丰最为时兴,城区,陆河及海丰一带则较少有。

陆丰薄饼为什么可以做得那么薄呢?也许有人以为它是用面棒压出来的,其实不是。它有它的特殊制作方法。它不但不用面棍一张一张辗压,而且做起来时极快,尤其难得的是:饼身一张张厚薄均匀。

制薄饼时,首先用面粉掺水揉捏至有了一定弹力,可以从掌心成团抛出去又利用胶粘回力收回时为准。面团不能太软,又不能太硬,用铁锅(海陆人呼为“鼎仔”)加火烧至高热,把生萝葡块点着附有水分的食油揩抹锅面,油不能多,但须均匀,等锅面热得发出青烟,那时即把掌上不断搓捏中的面团迅速地触向锅面,轻匀抹过,面团接触热锅,表面当被粘住时候,立即又把面团利用弹力收回。那么,面团接触锅面的表面部分,便薄薄的附在锅上,趁它熟而不焦,掀揭上来,这就是薄饼了。手法熟练的人,反复地一抹一收;一张过了又一张,十分快捷,偶尔遇到有个别薄饼因面团抹过锅面时不够匀整,出现一些大小孔隙,他们也善于急用掌中面团轻轻加以充补。所有薄饼按次叠好之后,要用湿布张盖,以防止水气的蒸发,同时也保持它的柔软,不至风干。

薄饼除了可以用来包配三鲜熟料进食外,也可以把它包上生馅投油锅中炸成春卷。这些都是咸食,也有甜食的,潮人称之为“糖葱”。“糖葱”是用糖掺配少量面粉,蒸煮多时,逐渐去掉水分,使之成饴,然后反复加以提炼,使具韧脆之质,再把它做成中有葱孔的长方形。糖葱很容易松碎。糖葱入口酥脆而香甜,比起其他各地著名茶食来,糖葱有它特别的优点和独具的地方特色。

食薄饼的时间,一般时兴在立夏前后,这时家家都备办配料,制作一番,薄饼商贩,也随之得市三倍。可是,现在人们多已不拘节气,什么时候想吃,只要有薄饼可购(因为制薄饼是一种特殊技术),随时都可满足口腹之欲了。

Written By

漠月

发表评论